Blog

【作品介紹】關於網際網路,《親愛的比爾·蓋茨(Dear Bill Gates)》你是不是太樂觀了?

Allen Sekula / Dear Bill Gates(2020)

文:紀柏豪

    對大多數人來說,「網際網路(The Internet)」已然遍布我們的生活。不到30年的發展中,連結了一半以上的世界總人口,展顯出非凡的速度、欲望、商業性、控制和創造力。微軟(Microsoft)公司創辦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在其自傳《未來之路(The Road Ahead,1995)》中展現出其對於技術革新的正向態度。他寫道:「在現代住家與辦公室中,總是可以看到電腦的存在。這表示,它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而這改變將持續發生,因為電腦集體會創造一個新系統。在這個系統中,全世界的電腦將開始協同工作。我們的電腦成為電話、郵局、圖書館,甚至是銀行。…資訊高速公路的其中一個美好之處,在於虛擬公平(Virtual equity)遠比現實世界的公平更容易實現…我們可以在虛擬世界中被平等地創造出來,因而可運用虛擬平等,來解決在物理世界中懸而未解的社會問題。」蓋茨描繪了技術的樂觀前景,並帶出網際網路的承諾。「資訊高速公路即將面世,它將帶來新的做事方式。這種新方式會讓人困惑,有時人們會因此感到擔憂,但同時它們也令人興奮。 我很高興能參與這個奇異的新時代(Bill Gates, 1995)」。

Allen Sekula / Dear Bill Gates(1999)
Allen Sekula / Dear Bill Gates(1999)/ 圖片來源:mariangoodman

    有趣的是,在蓋茲發表其自傳《未來之路(The Road Ahead,1995)》後,藝術家艾倫·塞庫拉(Allan Sekula ,1951-2013)也於1999年發表了一組由他攝影並牽涉到比爾·蓋茨的作品《親愛的比爾·蓋茨(Dear Bill Gates,1999)》,質疑蓋茲提出的涵蓋未來、希望和烏托邦的言論,是如何統治著新自由主義浪潮下人們的慾望和危機感。《親愛的比爾·蓋茨(Dear Bill Gates)》提及,二十世紀九零年代網際網路尚在起步階段時,比爾·蓋茨便意識到網際網路將會成為公眾的通道和市場,任何圖像都存在被重新使用的可能性。他開始大量購買歷史照片與影像,掃描數以百萬計的印刷品和底片進行數位化後,再將建檔後的影像文件交給Corbis公司訂價與銷售,這代表了「誰擁有了最多圖片,誰就獲得視覺文化的話語權」。藝術家塞庫隻身潛入比爾·蓋茨在華盛頓麥迪娜市莊園住處,拍攝周遭水域的照片,並在書中公開了一封匿名公開信和三張該行動的照片。在藝術家塞庫拉寫給蓋茨的信件當中,他以「蓋茨花費3000萬美元,買下19世紀下旬美國畫家溫斯洛·霍默作品《迷失在大海岸(Lost on the Grand Banks)》,創下當時美國畫家作品售價的最高紀錄」,作為案例。他認為,照片與圖像不可能擁有或傳達完整訊息,在被理解的過程中,該者會受到觀者所處文化、環境和教育的影響。此外,塞庫拉更以流動的物理空間和虛擬空間來類比海洋和網際網路。

Allen Sekula / Dear Bill Gates
Allen Sekula / Dear Bill Gates(1999),圖片來源:mariangoodman

    在匿名信末尾,他更向比爾·蓋茨問道:「對你來說,比爾,當你在上網時,是迷失了嗎?還是被發現了?而其餘的我們-迷失了?還是被發現?我們是在其之上,還是身在其中?(And as for you, Bill, when you’re on the Net, are you lost? Or found? And the rest of us—lost or found—are we on it, or in it?)」這一段問題,經典呈現了塞庫拉自己在「不合本意的攝影(Photography against the Grain)」一書中所自述「我對技巧和構建對話的興趣部分來自對於某種『現實主義』的探索,這種『現實主義』不只是表像或者社會事實,更包含了日常經驗以及對資本控制的背離」。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