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folio

歲·月·舞聲 Echoes of Our Time

「全方位體驗劇場」(Immersive Theatre)《歲月.舞.聲》是其中一個最令人期待的節目,畢竟要將國際級的體驗劇場搬到亞洲上演無論是預算或技術上均不容易,最近較為人知曉的同類型劇場應只有英國藝團Punchdrunk在上海的演出《不眠之夜》(Sleep No More[1]。甫進入文化中心小劇院,舞台被紅幕遮起,直到全場燈暗、兩邊牆身顯出過去的陽台圍欄(俗稱「花籠」)線條倒影、揚聲器上響起邀請觀眾走進「時光隧道」的聲音,才得以一見舞台全貌,也立即看見創作團隊力求營造「時光隧道」的努力。整個小劇院的舞台佈滿了老舊的物件,如摺枱及摺椅、中學時期的教科書、打字機、小時玩意、「花籠」的裝置,等等。霎時間,觀眾置身於分享「過去」的市集,到處觸摸不同的東西,或驚奇,或回想。

在體驗約五分鐘後,演出原來即將駕臨。終究這個「全方位體驗劇場」還是沒有走出劇場演出的模式。當我還在閱讀中學英文文法課本的同時,原來還是有兩位演出者走到台上,開始著似有還無的演出段落。那些演出段落多半發揮與觀眾互動的功能,例如與觀眾玩「一二三紅綠燈」的遊戲等。然而,當投射燈全數打在演出者身上的同時,觀眾就難以逃開「觀」與「演」的二分狀態,要不就是放下手邊的東西看,要不就是不要參加觀看的行列,繼續在接近沒有燈光的區域把玩物件。在所謂「開放觀眾體驗」的前提下,創作團隊還是透過演出段設下了一些觀賞導覽的限制及希望傳達的信息。限制本身並沒有對錯,只是在這個劇場作品中,這些在體驗中以演出對觀眾設下限制有沒有很好地為觀眾引領多向體驗的路程,是一個極大的疑問。

弔詭的是,當創作團隊找來琳琅滿目的老舊物件,期待觀眾能夠細味回憶時,它們的「老舊」卻在「急速」的短時間演出中僅發揮點綴演出的功能。在有限時間開放給觀眾體驗的前提下,這些物件的歷史及意義難以被人仔細留意,而成為忙於觀看演出段落期間擦身而過的小物。也許,在沒有梳理出如何策劃各種裝置,又配合演出段落的框架下,這些各具特色的物件裝置也許更適合成為一個沒有時間限制的體驗展的一部分,使觀眾更自由地與物件互動,同時免去需要短時間內急促完成「全方位體驗」,落得一個令人困惑的結果。「全方位體驗」實際上與其他劇場觀演體驗別無二致,均需要多重的設計,甚至需要對物件展現更有深度及繁複的編排,才能順利進入觀演者的思考視角,成為獨一無二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