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作品介紹】荷蘭作曲家Dick Raaymakers《THREE MAO PIECES-The Long March(長征)》

毛2

(Picture originated from:Dick Raaymakers: A Monograph

緊接 Dick Raaymakers -THREE MAO PIECES (上),本篇將接續介紹其系列作品的第二部-The Long March

The Long March

因1934年的長征(Long March)及眾多的擁護者,讓毛澤東逐漸擁攬了中國的最高權力,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頭,都有許多跟隨在毛身後的支持者,這讓他感覺到一種野心,這個想法就是去回應他的參與者的支持。

而這件作品就是來自於這樣的靈感,因為它傳達了利用收集聲音來製作音樂的本質,在The Long March中也是如此的概念,讓參與的音樂家們不間斷地彼此一個推動另一個地演奏某個片段並朝向某個特定的音程方向前進。

(Picture originated from:Dick Raaymakers: A Monograph

The Long March 是給八支只有一根弦的“中國小提琴”(二胡):非真正的小提琴,而是用掃帚和便宜的手鼓做了一個替代品,在這個長隊伍中的八個正經八百的演奏家,每個人都拿著他們的“小提琴”並各自演奏來自中國1965的革命電影(The Chinese Revolutionary Opera Movie)東方紅(The East Is Red)之中的軍歌,每個演奏者只演奏一個音然後透過小小的傳聲筒讓接收端的下一個人著演奏那個音,並以此緩慢且小心翼翼地不斷傳遞下去,過程中隊伍上的任一人都不能漏掉任何音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因為每個演奏者本身既是傳送端也是接收端,所以這段表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能夠同時扮演好這兩個角色而不被混淆,而這些音符從低音到高音一個一個傳遞給下一個演奏者,就像是在工業的生產鏈上,每個人完成自己的部分並往下一人繼續輸送一樣,最後他們傳遞完所有的音,從第一個最低音慢慢增高到不能再高的樂器音域範圍為止,當任一音樂家在“登頂”時,就像爬山登頂後下山這樣,開始逐漸轉反方向從高音到低音如此依序傳遞,這八個演奏者們必須在現場同時演奏以向下傳遞、同時小心地聆聽,因此,要將全部的演出完成需要數小時的時間,但這個過程若是更放大規模,比方說將演奏的人員更多數化,就會形成一個更無止境的迴圈…

May Mao Live

在系列的最後一個作品 May Mao Live 是緊接在1976年毛去世的同年發表的作品,它的副標為An Audiovisul Exercise in Artificial Sentiment,這個作品就像是一個虛擬(人工)的喪悼一般,在擁有低俗戲劇性的場面中,可以看到一系列的七個幻燈片

(Picture originated from:Dick Raaymakers: A Monograph

其中一個是從中國式明信片中所剪下的孩童圖片,他們凝視著嬰兒的磨牙圈,裡頭標示著一張地圖,佈滿顯眼紅色路線記號,而磨牙圈周遭纏繞著白色的假花,同時,現場有揚聲器於此時撥放著鳥聲和雷聲,伴隨著七首在東方紅(The East Is Red)出現的驪歌(離別曲),鳥聲代表飛行,雷聲則代表一切的挫折、危險和那些在過程中我們需要忍受的痛苦。

(Picture originated from:Dick Raaymakers: A Monograph

而第八張,也就是最後一張圖片,是 Andy Warhol 網版印刷的作品《毛澤東》的肖像圖,並用紅色類似新娘花球的花來裝飾毛澤東的肖像,像一個非常莊嚴的告別,並在作品完成的最後,讓大家都可以碰觸這些人工的假花花束。

更多Dick Raaymakers的其他作品
Shhh! 噓!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