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音樂作品以NFT的形式拾回靈光——以Oursong為例

在影音串流盛行的現代隨時可以打開常用的平台,我們被一首首的音樂陪伴著日常。數位播放形式比起以前聽黑膠或買唱片便利許多,聆聽的範疇與可能性也更加擴大。但會不會隨著機械複製文化,讓我們無法用心凝視每一首音樂作品,擁有所謂靈光的感受(哲學家班雅明提出在特定時空下欣賞某件藝術品時會有的神聖氛圍)?或者,先不探討這麼哲學的問題,僅僅是讓我們一起思索:除了隨手拉入精選歌單,當代的音樂可以如何進行珍藏?

從內容創作端來看,目前的音樂生態圈似乎也不夠友善,創作者大都仰賴點閱率與平台的分潤獲得收益。創作內容無法直接獲得價值,與觀眾之間的距離也因流行產業的特定框架與規模要求,或許除了公售表演外較少有機會以不同的形式與粉絲產生連結。

 

 

NFT如何帶來創作與支持者的新互動形式?

近期隨著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質化代幣)的出現,帶動內容創作一種全新的價值樣態歸來,似乎幫助了作品應有價的正義。藉由發行限定數量的音樂NFT,並透過區塊鏈的智能合約產生專屬的帳本資訊,作品的真實與稀珍由此而生,粉絲與投資型藏家可投入金錢收藏或讓NFT持續在市場裡流動。這種讓創作者與消費者直接對接的生態,使得創作與蒐藏的自由度與金流不用經過太多的中介壓縮利潤,僅需要交易上鏈的服務與成本,不但幫助了新興、素人創作者能夠在被少數藏家支持下即獲得合理收益,不用像在串流平台上必須累積大量點閱;一些非正式或未能大量出版的樂曲母帶、創作歷程紀錄,也都能藉由限量的發售,讓藏家一償所願。

除了收藏,NFT也可能「賦能」,意即透過持有NFT可額外兌換特定商品、服務,甚至分潤。國外知名嘻哈音樂品牌Lyrical Lemonade在Opensea平台(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上推出的The Carton項目,即能讓持有者擁有特殊的周邊商品、免費入場音樂節與後續推出商品的先行購買權,也可以參與社群的討論。在台灣,OursongFansi皆是與音樂息息相關的NFT交易平台,他們也與流行音樂人合作並串連線上下—可以珍藏獨特NFT音樂版本,更能在現實世界擁有特殊資格,例如音樂會的入場資格或優先搶票權等。

 

  The carton在Opensea NFT 交易平台上販售

 

在Oursong 以NFT傳播

在Oursong平台,NFT是以數位收藏卡「Vibe」形式存在,主要適應行動裝置,使用者用手機製作與交易。為了降低參與門檻,除了虛擬貨幣也可以選擇使用法幣(真實世界的錢)買賣。目前支援圖片、影片與3D模型的格式製成NFT,吸引音樂與視覺創作者投入,上架作品。在進軍全球市場的計畫下Oursong也邀約艾美獎得主John Legend作為共同創辦人並擔任影響長(Chief Impact Officer)。在音樂圈,從吳卓源Julia打頭陣發行《Paris》NFT開始,陳芳語、蔡健雅、朱頭皮、血肉果汁機、好樂團、四枝筆……等流行音樂、獨立樂團或是饒舌嘻哈創作者陸續投入,除了發表作品,也會開發獨特的NFT玩法,例如:四枝筆樂團根據<我也相信了永久>專輯中10首曲子拍攝成的短劇影像,打造出10個藏有彩蛋的房間模型為NFT、好樂團除了歌曲的發行,也將演出的票券、吉他譜與演奏製成NFT發售,也會在NFT中贈送演出影音或幕後花絮。

 

Oursong上的NFT皆以卡片形式呈現,創作者可放上內容與額外特惠

 

   

好樂團創作的NFT,左2張為NFT形式的吉他編曲教學,最右張為製成NFT的演出門票

 

Oursong亦透過社群功能來提升用戶的使用熱度:「Club」讓粉絲可與歌手共組社群,或供興趣愛好者交流與合作、定期舉辦主題活動鼓勵創作者發表作品, Oursong也會自行找藝術家與歌手合作,推出原創音樂作品

 

2021年夏日舉辦的<OurSong 作畫王大賞 ~ 夏之陣 ~>比賽指定特定音樂,鼓勵動畫師創作循環動畫NFT,此為優勝作品

 

看完Oursong的案例,不曉得大家對於這樣新型態讓音樂作品本身即有價的看法為何?小編覺得透過NFT似乎真的可以實踐某一種公平正義—任何人都可以更方便的上架自己的作品,並且獲得合理的報酬。而在Oursong上遊歷後發現,數位型態似乎也開展了音樂作品新的表現形式,並且也幫助創作者找到更「鐵」的支持者可以進行互動與交流。無論對於跨界合作、粉絲藏家、創作者而言,NFT似乎打開壁壘與解放權力,非常期待這個平權的互動模式也會帶來更多創新的音樂與更加永續的產業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相關文章

回到頂端